有了您的纳税,就有肇庆的辉煌
返回列表 发帖
您未登陆,无法回复!请点此处进行登陆!

听说有人想知道近年来肇庆几多个厅级之类?省流助手来了,持续更新中

听说有人想知道近年来肇庆几多个厅级之类?省流助手来了,持续更新中

2015年3月13日,广州日报报道,肇庆市委常委、肇庆市政府党组成员刘龙平因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被梅州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5年6月10日,广东检察通报,经广东省检察院指定管辖,韶关市检察院决定,依法对肇庆市政协副主席杨永(副厅级)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6年11月22日,广东高级法院对肇庆市原副市长范汝雄被控受贿罪案作出终审裁定,维持韶关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2017年3月28日,广东检察通报,日前,广东省检察院依法以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对肇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定坤(副厅级)决定逮捕。

2018年5月25日
肇庆市委原常委、原常务副市长刘惠祥因犯受贿罪被珠海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

2019-02-02肇庆市封开县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县长侯日刚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9-05-30肇庆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江森源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9年7月17日,广东检察通报,肇庆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江森源(副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经广东省检察院指定管辖,由中山市检察院依法向中山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2019-06-03肇庆市端州区原副区长、肇庆市公安局端州分局原局长李少锋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9-11-06庆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冯敏强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9年12月30日,广东检察通报,肇庆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冯敏强(副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经广东省检察院指定管辖,由中山市检察院依法向中山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2020-06-15庆市教育局副局长、党组成员何德昌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0-11-19肇庆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李天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1-02-22肇庆市政协党组成员谢锦文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1-07-15肇庆市公安局一级调研员陈卓立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1-09-03肇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李天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21-09-02肇庆市广宁县政府副县长温振鹏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1-09-08肇庆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孙德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请叫我《省流助手666》
9

推荐度

本文地址: http://www.zqsx.net/bbs/viewthread.php?tid=665690 复制
666,推荐加分
肇庆油水有这么多吗
不够全面吧
没有大妈 ?
1.JPG
宅男是一种很不稳定的状态,只要一停电,就会退化成山顶洞人。
陈*敏呢?
今天还在当官,明天就腐里了,怎样取信于民,这些当官的这些年究竟在成事还是在败事。我的良民悲哀。
高瘦平呢
上诉人范汝雄上诉提出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1、张某武代范汝雄支付的广州市天河区XXX路283号XXXXC6街区C栋903房120万元按揭款是双方尚未结算的债务,不应认定为受贿款项。2、范汝雄在被司法机关讯问及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如实交代主要犯罪事实及纪检部门尚未发现的其他犯罪事实,应当认定其具有自首情节。3、范汝雄检举原肇庆市领导刘某祥和杨某的违纪违法行为并查证属实,具有重大立功表现。4、范汝雄违纪赌博实际所得的大约200多万元(人民币及港币)由张某武帮忙代收。纪检部门在对范汝雄进行“两规”调查期间,查获了其存放于张某樑家的人民币、港币及美金现金。因为范汝雄存在侥幸心理,不敢承认上述款项是受贿所得而谎称是赌博所得,故上述款项被纪检部门作为违纪所得予以扣押。范汝雄交代其受贿事实后承认上述款项是受贿所得赃款,但纪检部门扣押的款项没有计入受贿赃款。一审重复计算了范汝雄违纪赌博所得款项与受贿所得的金额,对范汝雄的退赃金额计算有误。5、范汝雄诚心悔罪,积极退赃,原判量刑过重。
证人梁某彬的证言:我出生于广东省高要市,于1993年12月移民香港,现任肇庆市XX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我公司拥有肇庆市XX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肇庆市XX房地产有限公司、肇庆市XX物业有限公司及肇庆市XX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等七家下属公司,以及高要市XX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我公司占股55%)等几家项目公司。
1993年,我在肇庆市做工程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肇庆市公路局办公室副主任范汝雄。1995年,范汝雄担任肇庆市公路局副局长期间,我们交往比较密切并熟悉起来。之后,在范汝雄先后担任肇庆市公路局局长、封开县县委书记、高要市市委书记及肇庆市副市长期间,我们一直交往比较密切。
2003年或2004年的一个周末,当时我在香港家中。时任肇庆市公路局局长的范汝雄打电话给我说,他和肇庆市的一些领导因公事到了香港,张某武请他们在凯逸酒店吃饭,叫我过去一起吃饭。饭后,我趁无人之机将装有2万元港币的信封袋交给范汝雄,叫他拿去买东西,范汝雄没有说什么就收下了。2001年,在范汝雄担任肇庆市公路局副局长期间,我们中标了广肇高速收费站工程(工程造价约1亿元)并转包给他人。范汝雄担任肇庆市公路局局长之后,我没有做过该局的工程。我送2万元港币给范汝雄,主要是想尽一下地主接待之谊,另外想和他拉近关系,希望以后他对我的工程进行关照。
2006年的一天,我和一帮老板在肇庆市恒裕花园会所打扑克牌赌博。时任封开县县委书记的范汝雄住在XXXX,他得知我们在赌博,就走过来观看。当时我赢了10多万元港币,从中拿出5万元港币交给范汝雄,他收下了。我送给范汝雄5万元港币,主要是想和他拉近关系,为以后的工程需要他关照打好基础。我送给范汝雄5万元港币后,于2007年中标了封开县政府干部接待楼(工程造价700万元),2009年中标了封开县文广新局办公大楼(工程造价大约2000万元,我将这个工程分包给黄某鹏)。这两个工程都是范汝雄介绍我过去投标,他向相关人员打过招呼后再叫我去联系的,另外他还带我出席一些饭局,介绍封开县相关领导给我认识,我也趁机显示我和范汝雄的关系很好。这样使我能够顺利中标及拨付工程款。
2010年下半年的一个周末,我和时任高要市市委书记的范汝雄等人在香港尖沙嘴潮州楼打扑克牌赌博。赌博前,范汝雄叫我拿了40万元港币给他作为赌本。我当时没有在高要市做工程,我送给范汝雄40万元港币主要是想和他拉近关系,为以后的工程得到他的关照打好基础。我送给范汝雄40万元港币后,于2012年中标了高要市人防指挥中心装修工程(工程造价约700万元),2012年中标了高要市迎宾大道工程(工程造价约4亿元)。这两个工程都是范汝雄介绍我过去做的,他和相关人员打过招呼之后再叫我去联系。另外,范汝雄在饭局或者其他场合介绍高要市相关领导给我认识,我也趁机显示我和范汝雄的关系很好,这对我顺利中标及后期支付工程款有一定帮忙。另外,范汝雄在我公司竞拍“江滨新城”项目时也帮了忙。
2011年下半年,时任高要市市委书记的范汝雄打电话给我说,他要向他的母校或工作过的罗定市罗镜中学捐款,叫我帮他准备l0万元人民币。过了一两天,我的司机梁某明驾车载着我送范汝雄返回肇庆市区。我在车上将一个装有l0万元人民币的纸袋交给范汝雄。我送10万元人民币给范汝雄是出于感谢他介绍我去做高要市人防指挥中心装修工程及高要市迎宾大道工程,在工程及付款方面得到了他的关照。
还有一些没下文的,如:萍姐
加缪:对未来真正的慷慨,是把一切献给现在。
呵呵呵呵
这些官私底下若干受贿的
很少听到平姐的事。。。。
以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
其实很好查,基本上在肇庆沉浸过十年八年以上的都身有屎。
此心托飞雁
唉!
11# 我爱螺纹钢 这些资料哪里看的?
11# 我爱螺纹钢 这些资料哪里看的?
kobe2012 发表于 2021-9-11 10:03
中国裁判文书网。不写过多人士了,毕竟河蟹这么多。
在那种官场文化中,刘某祥算是不错的。判决书自述和人证显示,范某雄明里暗里伸手要钱、为儿子向老板要车、干股强占股份,喜欢赌博,天天和社会上的老板混在一起。而相对来说,刘某祥所做的决策、牵头所落实的事项,没有一项出发点是基于个人谋取私利的,没有一项是收受好处出卖公共利益的,所以判决书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说法,说的是为他人谋取利益和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的区别。比如城东BT项目提前回购,他和其他负责人权衡过认为是一举三得才推动的,事后人家才主动送钱,已经无法影响决策。还有三榕港的改制,在推动过程中,他要求附加上建新港作为要价,这对肇庆本地的工业发展是非常有利的基础设施,结果香港珠江船务开始时不接受条件放弃摘牌,最后本地民企福加德参与进来,这样一来既扶持了本地企业,又增加了肇庆的发展后劲,可说是一举两得。而福加德事后送钱是没有必要的,我个人看着多多少少透露着福加德老板对这种领导干部的尊重。从福加德公司网站的介绍来看其公司文化,也可以看出这公司的创始股东这群人还是颇有情怀的。还有很有意思的一点,刘某祥帮人打招呼,基本上都要强调不违反规则不违背基本原则类似这样的说法。可以说刘某祥基本上还是能坚持原则的,属于那种真正是理想信念不够坚定,被金钱腐蚀,被这些出于“好心”的老板害了。

粗略看了几篇判决文书,发现一个特点:凡是经过本级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决策的事项,基本都没有可操作的空间。出问题的都是个人有权直接决策的。这也侧面证明我们国家民主集中制决策的科学性,集中决策避免了西方国家那种互不负责任相互扯皮的现象;而民主决策又最大程度避免了失误。

民主决策在越高层级越有效,因为参与决策的人都爱惜自己的羽毛,珍惜来之不易的地位,表决都很谨慎。反之,层级越低的,比如有的招投标的所谓评审专家组,可能几个红包就全体收买了,如何不断完善,应该说还是一个研究课题。
返回列表 发帖
您未登陆,无法回复!请点此处进行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