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您的纳税,就有肇庆的辉煌
返回列表 发帖
您未登陆,无法回复!请点此处进行登陆!

西北大学“叫兽”假浅浅回应啦,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厉害

西北大学“叫兽”假浅浅回应啦,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厉害





尊敬的各位网友牛年好:
            吾乃诗之友,友之师,名曰贾浅浅,教于书而育诗书,少时酷爱,偶作小诗,以表吾心,父常勉之。积多年之学,耕耘漫步,略有所就,曾结业于鲁迅文学院,今又苦读博士,现任西大文学院副教授,荣获陕西青年文学奖。
            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读于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至今已有20多个年头,不惑之年,常感岁月之快,时觉文学疾进,文化的繁衍和与时俱进,把很多的文学之人甩在了时代的巨浪之后,并未踏着燃烧的高浪激流勇进,时代之变迁诉说文学之新颖,文学之畅想演绎文明之方向,归于传统而别具一格。
            诗意茫茫,顿感彷徨,诚既惭愧兮又以叹,终不言兮不可文。文艺争鸣时代,万物华烁而璀璨,盛世富宁而凯歌,然近期热搜一出,方知一文诉诗坛,《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引发热议,随之五花八门之评论,我欲言之又不敢言,一切尽在不言中......
                        静想之余,茫茫大海中仿佛一枚镜子,照耀着我创作的路,深感世人衷爱之心,众说之言,无不呐喊和撰评,语言之丰富,情绪之高昂,一时间在浅浅的沙滩掀起一股巨浪,冲刷了久违的诗心,正如黑夜下的眼睛,总想看见点光明,可黎明姗姗来迟......
            《大学》中曰:“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
            当初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总觉得只要学习了,看懂了,知识就能丰富,后来慢慢觉得要领悟这句话,不仅仅是掌握文化知识,还需要践行更多的文化之路,只有深入研究一件事物以后,才可丰富知识,然后达到要创作的个人情怀和思绪,所以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文学的钻研和学习,品读和鉴赏前辈之佳句,领会和分析现代诗词之魅力,力求让作品触动灵感,让灵感再次激发作品,达到交融的节奏,在平淡和通俗的韵意中做到最真诚的表现,贴近自然而不俗雅,富有意趣且有些许浪漫。
            文学创意并不是刻意和传统文化唱反调,也不是糟蹋和亵渎诗歌,更不是什么文坛、诗坛乱象,但是文字在一定程度也会受人蛊惑,变得具有污染性和传染性,从而具有破坏性,比如山头有朵梅花,看得人太远,看成了不同的颜色,从而萌发了很多的遐想和猜测,这种意境本就是一首诗,诗可以给人浪漫的情结,也可以给人遐想的空间。
            当写完《郎朗》和《我的娘》之后,我朗读给了好几个小朋友,他们就像看动画片一样,笑出了童年的声音,似乎当成了故事,更想身临其境,或许都有撒尿的感觉,所以我把这两首诗留了下来。
            当然让更多的人说成是当代诗歌罕见的毒,是一朵变态的云,我信以为然,诗依然是诗,即便是最烂的诗,也是每个人心中的唯美。
            我个人的有些诗和诗坛扯不上多大的关系,更彰显不出诗坛什么乱象,更不干涉吾之家父,更多的作品都可以在《星星》、《十月》、《诗刊》可阅,或者在《行走的海》和《第一百个夜晚》去鉴赏和评价,任何刊登和发表均有严格的把关和条件,至于教授评选的标准并不仅仅因为几首诗而决定,还有很多的考察项目和专业知识。
            众人认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文家中。如果贾浅浅如此亵渎文学,真的一无所知,即便家父的声望再高,也不会有人敢冒着众人揣测的危险给我外在的嫁衣,让我上演皇帝的新装,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如果创意的文学暂时无法让世俗的心灵接受,或者是无法超传统的思维,那我们可以慢慢过度和加以研修,决不可让文学停留在原地不动。
            怅然的评论和热搜已经给出了答案,文学需要创新和发展,才能满足人们的文学审美艺术要求。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孔子如此,我也如此,人生来是不具有文化的,更不具有欣赏的能力,但是人生来就带着诗,孔子又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也有自己的长处,知错就改本就是一种美德,既然创作的诗给读者造成了热议,从一定程度说失去了完美,而万事万物总是带有瑕疵,妄不可因为一点瑕疵而以偏概全,断章取义,涉嫌诗坛,更不能让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蒙羞,好的诗成诗以后,要经历风雨和时间的洗礼,变得更加顽强,也有些诗被历史所遗忘,即便是留存下来,也不会成为赞不绝口的美谈,一切顺其自然,时间会给出答案。
            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迈步而求索。大海曾是我梦想的地方,海子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春天的脚步伴着祖国的梦一起迈向新时代,灿烂的中国文化也在春天的暖阳下孕育着自己的小孩,一同走进中国梦。
            我的梦,浅浅的梦......那些让我感动的评论,正在高铁的边缘蹒跚,等待文化列车的到来,来一次春天的旅行,或者做一场五千年的梦,把所有的诗词都梦一遍,醒来的时候迷上眼睛,用灵感写一首超然的诗,献给我的祖国。
            郑重承诺:转发本文联系发表者注明出处,未经允许,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发。
            本文经授权,由诗人泽渊全网号——黑白文章泽渊诗于2021年2月17日发布于各大自媒体。
本文地址: http://www.zqsx.net/bbs/viewthread.php?tid=659777 复制
西大校友
返回列表 发帖
您未登陆,无法回复!请点此处进行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