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您的纳税,就有肇庆的辉煌
返回列表 发帖
您未登陆,无法回复!请点此处进行登陆!

说说准备走的人

说说准备走的人

本帖最后由 我不打酱油 于 2021-1-17 02:31 编辑

假如你可以接受“大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为什么就如此反感“综艺大咖”美国总统特朗普。  
https://www.y5000.com/shbt/59426.html
特朗普在美国国内的评价极具争议性: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们看来,特朗普有成为一位伟大美国总统的潜质;在特朗普的反对者们看来,特朗普是一位不合格的美国总统,甚至有一半以上的美国人支持对特朗普发动弹劾。可以说,特朗普在一定程度上撕裂了美国社会!


  一、在支持者们看来,特朗普有成为一位伟大美国总统的潜质
  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以后,特别是在经济领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2017年,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为2.3%,失业率在最低的11月份为4.1%;2018年4-6月份,美国经济增长率达到4.1%,失业率降到了1969年以来最低点,3.8%!
     所以,尽管特朗普私德有问题,与艳星有染,不尊重女性,谎话连篇,在重大问题上谎话连篇,却依旧受到支持者们的力挺。特别是在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会面以后,美国媒体与政坛纷纷指责特朗普,甚至前中央情报局长布伦南抨击特朗普卖国,刚刚去世的美国资深参议员麦凯恩称特朗普在赫尔辛基的表现是美国人的耻辱。但是,随后的民调却显示特朗普支持率依旧保持了45%的个人历史最高。
  特朗普的支持者主要有蓝领阶层、白人右翼、军工集团、能源集团、华尔街等等。特朗普上任以来的一系列政策极具争议,但是却给支持者们带来了利益,给美国蓝领阶层带来了工作、收紧了移民政策、帮助军工集团买武器,振兴能源行业等等!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们看来,特朗普能够让美国再次伟大,又成为一位伟大美国总统的潜质。
  二、在反对者们看来,特朗普是一位不合格的美国总统,甚至有超过一半以上的美国人支持弹劾特朗普
  在特朗普的反对者眼里,特朗普简直一位糟糕透顶的美国总统。以美国媒体行业为例,对特朗普可谓是深恶痛绝。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为代表的美国主流媒体,从特朗普竞选总统之日起,就不断地发文反对特朗普。2018年8月16日,美国350多家主流媒体集体炮轰特朗普,称特朗普破坏了美国言论自由。
      特朗普上台以来,因为与主流媒体关系不睦,只能不断地通过推特来发表观点。2018年6月,盖洛普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5%,在共和党内支持率超过90%,而在民主党的支持率仅为10%。
  特朗普上任以来,一直受到“通俄门”的困扰。美国国会任命的特别检察官穆勒步步紧逼,已经将特朗普的前竞选团队负责人马纳福特送进了监狱,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在穆勒的调查之下,已经自首,承认了封口费属实,又暗示特朗普可能通俄。
      俄罗斯卫星网8月29日报道,美国新闻网站Axios与数据公司SurveyMonkey的联合民调显示,超过40%的美国人支持弹劾特朗普总统。超过了反对弹劾特朗普与弃权的人数比例。
   三、全世界除了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国家(所谓集权制国家中国,朝鲜,韩国,越南,新加坡),又有哪个自由主义国家新冠处理比较好呢? 而集权制国家本身就是一种最高效率应对战争的国家体制(这战争不仅是人类互斗,还包括应对自然灾害)

  四、真以为这次选举没舞弊吗?听听纽特·金里奇(共和党元老,曾竞选美国总统,一度担任众议院议长)是如何说的吧。

https://www.guancha.cn/NewtGingrich/2021_01_10_577360.shtml
观察者网按:本文2020年12月21日首发于《华盛顿时报》,作者纽特·金里奇是共和党元老,曾竞选美国总统,一度担任众议院议长。
在“占领国会山”事件后,共和党人不得不纷纷与特朗普划清界限,但回顾事件前共和党“大佬”的声音,才能够了解他们真实的想法。双方分歧之深,绝不是把特朗普作为“祭品”,就能弥合的。

【文/纽特·金里奇 译/老雷,女侠】
我有一位聪明朋友,他是温和自由派人士,问我为什么不认可拜登胜选。
这位朋友认为拜登获取了更多选票,根据历史,我们总是认可选票更多的候选人。正常情况下,我们认可选举结果,正如接受体育比赛结果。
所以,我朋友问我,为啥2020不一样?
在这四年里,我目睹了左翼持之以恒地排斥特朗普总统,并花了全部精力,否认2016年选举结果。我花了好几天才理清自己的思绪。
当我陷入沉思时,我意识到我愤怒与恐惧的不仅仅是选票。我不愿接受选举结果的动机,根植于一种强烈的愤慨以及孤独感,这种感觉在我六十年政治生涯中从未出现过。
问题在于,我,以及其他保守派人士,并没有与左翼人士在同一个世界对话。我们生活在平行世界。
左翼的世界,是建制派的世界。我的大半人生,都被这个世界的无形力量所主宰。
至于我的世界,则由一场平民的抗争所构成,我们相信自由正在被剥夺,宗教正在被摧毁(最近的人权运动试图取缔不接受世俗“性观念”的宗教学校;不少民主党州长在疫情期间关闭了教堂,却让赌场大门敞开)。我们也相信民主党所主导的疫情政策使富人更富,却摧毁了中产阶级小企业主(有十六万家饭店或将倒闭)。
在这个前提下,让我们谈谈最近发生的事,以及特朗普总统。
2016年,我支持的候选人是个局外人,他是一块璞玉,像安德鲁·杰克逊一样同旧秩序格格不入。当我的候选人取胜后,人们说这是俄罗斯的阴谋。我们现在才知道(四年之后),希拉里的团队出资炮制了这条谎言。
FBI两次违法介入选举,并帮助了希拉里。第一次,他们拒绝起诉某位删除了三万封电子邮件,并让手下用榔头销毁了硬盘的人。第二次,他们对法院撒谎,试图摧毁弗林将军,并对未来候选人特朗普进行了监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中伤新总统。他们组建了一支特别调查团队——当然啥也没查出。
现在,这些人告诉我们,应当停止反抗,开始与新总统合作。但我们记得,民主党曾多么迫切地想与特朗普总统“合作”啊,乃至于在他上任前就开始讨论弹劾事宜了。在就职典礼当天,《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探讨民主党该如何弹劾特朗普。
事实上,近七十位民主党议员抵制了特朗普就职典礼。在华盛顿,典礼后一天发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左翼游行,在那儿,麦当娜宣布她梦见自己炸了白宫,台下掌声雷动。就是这一群人,要求我与他们的新总统合作。我从佩洛西那里学会了“不合作”。选举结束后,我在拜登身上没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他会倾听七千四百万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的诉求。
所以,我对于选举结果并不感冒。
推特以及脸书将美国最古老、发行量第四大的报纸封禁(《纽约邮报》,创始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美国开国元老),因为这份报纸精确地报道了对拜登不利的新闻——当时,《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上哪儿去了?
亨特·拜登的故事已经洗不干净了。拜登家族从一家公司接受了至少五百万美元,而这家公司由对手国控制。这是赤裸裸的收买,而大多数拜登的选民并没听说过这个故事,或者,他们听到的版本是,这是来自俄罗斯的假新闻。当他们听说了这个故事后,17%选民说他们会改投特朗普——这是媒体调研中心的数据。这会改写整个选举。
通常,当新闻自由被侵犯时,报刊以及媒体会组团反抗。那句虚伪的名言“民主死于黑暗”上哪儿去了?(观察者网注:特朗普就任后不久,《华盛顿邮报》在2017年2月将这句话设立为新的口号,排于报名下方。)悲剧的是,《华盛顿邮报》本身,变成了黑暗的一部分。但这只是开始。当推特查封拉什·林博(美国保守派主持人)五条推特里的四条时,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那些互联网寡头们对美国总统的言论进行审查时,我对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看见像扎克伯格这样的亿万富翁能花四亿美金收买市政府,仅仅是为了在某些民主党选区最大化投票率——完全无视选举相关法律——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读到苹果公司有一条“绝不惹恼中国”的铁律,当我看见NBA向中国屈服,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当我看见一条又一条选举舞弊的消息被曝出,却没有任何媒体尝试调查,我知道有些东西已经病入膏肓了。
整个选举过程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它加速并加深了美国的信任危机。
除了那些显而易见的舞弊,还有一些令人震惊的事——任何一件都可能改写选举结果。
在每一个摇摆州,官员们违反当地法律,向每一个注册选民寄出了选票。这一切行为被清晰地记录在得克萨斯诉讼中,却被最高法院驳回,理由是不符合程序,而不是因为诉讼本身。这是这场选举的真实样貌。
同时,显然每一个摇摆州都没按正常流程验证邮寄选票。相比往年选举,今年选票作废率低得离谱。在佐治亚,作废率从2016年的6.5%降到了今年的0.2%。在宾州,它从2016年的1%下降到了今年的0.003%。内华达从1.6%降到了0.75%。只有一种解释:他们接收了大量往年应当作废的选票,而邮寄选票偏向拜登。这是这场选举的真实样貌。
由精英自由派控制的媒体对新冠疫苗时间线整齐划一地撒了谎。他们怪罪于特朗普,即便他做了每一件顶级科学家所建议的事。在几次电视辩论中,主持人指控特朗普说的“年底之前搞定疫苗”是个谎言(请注意,副总统彭斯这星期已经接种了)。如果美国人意识到这场疫情已经进入尾声,很可能改写选举结果。
总统辩论委员会整齐划一地由反特朗普人士组成,他们为了损害特朗普总统,故意将第二场辩论放在不恰当的时候(特朗普当时新冠刚出院)。如果再多一次辩论,就像最后一场那样,那可能会扭转结局。
这些仅仅是开始。但其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让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意识到我们被冷酷的既得利益者们窃取了选举。如果这次让他们逃脱,那未来他们只会更腐败,更具攻击性。
整整四年,整个建制派被动员了起来,共同抵制民选总统,仿佛他们是免疫系统,正在消灭病毒。现在,他们反过来说我们破坏民主。
你面对的是七千四百万坚定支持特朗普的选民,若不是选举充满混乱,这数字本该更高。真相是,几千万美国人深深地感到被孤立,且愤怒。
如果拜登用左翼的方式治国——他几乎一定会被迫这样做——这个数字会更高,而我们将在2022年获得大胜(中期选举)。
在这种情况下,我没兴趣认可一位儿子被对手国收买的人作为美国总统。我也没兴趣假装承认选举结果合法。这只是精英体系靠着操控媒体所获得的苟延残喘。这场选举背后,是那些违反法律的人,是那些欺骗国家的人,而这些人,伤害了我们这些相信美国精神,尊重历史,且尊重言论自由的人。
我写下这些字时,真切地感到悲痛,因为我认为美国正在走向一个深重的困境。这场极不寻常,历时四年且精心谋划的权力斗争,威胁了我们国家的国本,也威胁了每一个美国公民的自由。
  五、特朗普是二战后唯一没在任内没发动战争的总统。
、所谓的政治正确扼杀了特朗普追求的美俄关系缓和,就如同明朝东林党一样,把帝国残存机会给抽走。
本文地址: http://www.zqsx.net/bbs/viewthread.php?tid=658865 复制
我不打酱油
加缪:对未来真正的慷慨,是把一切献给现在。
https://baike.sogou.com/v10663236.htm?fromTitle=华盛顿时报

《华盛顿时报》是一家地方小报,只在华盛顿地区发行,以立场保守、思想右倾而小有名气。《华盛顿时报》被外界视为美国共和党政府的护卫舰,以及中央情报局和美国五角大楼的政治风向球。   该报是1982年由韩国统一教教主文  鲜  明创建的,是一份著名的右翼报纸。由于该报从未盈利,截至2002年,韩国统一教在20年时间,补贴了该报约17亿美元。

  最近, 深陷财务危机的《华盛顿时报》以一美元象征性地出售给其创办者统一教会领袖文  鲜  明麾下的公司。   据该报官网2010年11月3日公布,经过数月的争论之后,该笔交易最终达成。《华盛顿时报》的执行主编迪利也对外证实了这一消息。

  由于网络吸引了大量读者与商家,《华盛顿时报》与许多报纸一样深受重创,其广告业务不断恶化。近年来,该报几乎耗尽原有的广告收入。为此,该报今年裁员约40%,并取消体育栏目。

  周二,新领导层在《华盛顿时报》官网上承诺将吸引更多的报纸订阅者,同时将《华盛顿时报》的业务扩展至电台与网络。

 美国的媒体并不是我们所以为的“自由媒体”,而是和多数国家一样,都是立场先行。媒体根据本身的信念和立场来决定评论的调性。因而陈水扁会投书《华盛顿时报》而《华盛顿时报》会刊登他的投书,这绝非偶然的相合。而是"选择性的接近"。

  如果经常注意美国的媒体,早已发现《华盛顿时报》乃是“中国威胁论”最早的宣传旗手,该报从未隐瞒过它支持台独的立场。《华盛顿时报》究竟是份什么样的报纸?该报的背后有些什么样的故事?

  其实,前哈佛大学教授萨洛玛三世(John S. Saloma III)在他的分析美国保守势力基本结构的着作----《恶兆政治学:美国新保守派结构迷宫》里就已指出,美国保守右翼乃是个庞大无比的结构,它由智库、基金会、宗教团体、大公司、媒体、学校组织为盘根错节的组成,而创办于一九八二年的《华盛顿时报》作为极右宣传机器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一个。

  一般正常的媒体只是“看门狗”(watch dogs),但《华盛顿时报》却是主动的“攻击狗”(attack dogs)。经过廿多年的演变,这份报纸已成了美、日、韩极右势力的宣传机器。美国中情局和五角大厦也持续用它当政治气球,俾为特定的政策造势。媒体的这种身份,使得中情局等机构可以用它来做许多官方不便做的事。
我不打酱油
加缪:对未来真正的慷慨,是把一切献给现在。
一个真小人,一个伪君子
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川普还在花钱洗白?
4# 端州英华记账 特朗普是一个美国人,一个不要脸面的真人秀主持人,一个混混富人,一个最喜欢爆潜规则的人,一个费尽心机在法律内寻找漏洞自肥而自不违法的人,一个最坦言追逐名利的人,一个最遵守执行竞选承诺的人,一个最高票落选的总统候选人
我不打酱油
加缪:对未来真正的慷慨,是把一切献给现在。
返回列表 发帖
您未登陆,无法回复!请点此处进行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