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您的纳税,就有肇庆的辉煌
返回列表 发帖
您未登陆,无法回复!请点此处进行登陆!

我没义务帮你

2# 旷野
作为一个父母,自己孩子得病了来看医生,先不论医疗方法的对错,令我觉得可悲的是,来到医院医生不是帮患者解决医疗问题,只是告诉患者这样做不行?有无提供其他建议帮患者解决问题呢?患者走完这么多部门咨询还是解决不了问题,看这自己的小孩什么也做不了而伤心离开!!想想都心凉,做人要换位思考一下,要想想办法帮忙解决问题,而不是推卸责任!
我只祈求淡淡的幸福,淡淡的爱,平静的生活和安定完整的家。我本平凡,细水长流是最让我感动的生活方式!
等你地做佐父母先知道~~  宁愿自己痛 都唔想孩子有病痛
勿忘初心
这种人不会杀人,,因为他把自己的无能都发泄出来。

其实可能他也知道不合理的,只不过找点东西发一下火。

像那种不说话,不发火的,才会狠心去伤害别人。什么叫二话不说。就来捅你几刀。
www.pidanvip.com   皮蛋比价网。。
我上次说膝盖痛,楼主说照磁共振只需2-3百元,但我去华院医院一问,单边也要5百多。不知楼主不知是哪间医院的,这么便宜。
嘲笑一个为了孩子疾病奔来奔去的父亲真的很LOW
如果不是求药无门,求治不能,一个当了父亲的成年人,不会这么急躁地来到医院找你们。而且他是先到了其他科室,被指引到楼主这里。如果不能帮助他,请耐心一点,给给予一点同情,同他讲清楚理由。
我觉得踢皮球嘅儿科先係问题嘅关键...
病人首先揾儿科,儿科冇任何沟通就射波,俾个波啰嗦,啰嗦食咗个波饼都仲详细解释指佢去肿瘤(呢个算唔算射波?),都算係咁喇;病人老豆嚟到揾医生,俾人点嚟点去,讲真,有火肯定咖喇。各自体谅喇。
医生不要太强求他们能多为患者考虑,这只是一种职业,我出钱,他看病,就是一种交易。大家关系平等,只不过看你遇到的是不是良心医生。
这世界太多上帝,也非常多圣母,

非常多的人,你为他做得再多,他都理所当然。
而稍微有一点点不完美,就可以口诛笔伐,恨不能%#:@“#”……
社会太残酷,人不再纯真,心理变阴暗,喜欢往坏处去想,……
其实这位父亲大可将小孩送进医院,那样医生就可以视情况用药。
自己跑到医院开吗啡给两岁的小孩,哪位医生敢开啊?
看楼主好多帖子,看到的每张帖子基本都是在数落患者的不是;
医者父母心;你是专业的,患者不够你专业;
家父是一个退休老医生了,还算有一定的资历;平时耳目渲染,我好像从未见过其有楼主这样的心态;
感觉楼主的心态好像并不适应做这行业。
本帖最后由 罗索两句 于 2020-10-16 16:51 编辑

为什么我“发笑”,回应一下。
不知从何时起,只要家里有人得癌症,家属就会过来命令医生开吗啡。他们病人未带病人(原则上第一次用止痛药时“必须”,既是评估病情,也是防止做假),就大声口气地说:“医生,给我开吗啡”。我说“是什么病?”“癌”或“叉叉癌”。我说:“癌痛不是这样吃药的,需要分阶梯吃药的。。”,尚未等我说完就满不右乎地说“你给我开就行了”。有的我要求开10mg就行,因为这个药会成瘾,药量越来越大,费用不低,但他偏要30mg那个,说“我有慢性病卡”。甭管我怎么说,投来的多半是不耐烦,不愉快的眼光。有的甚至的医生违规用药——尚未出院,尚未试用普通止痛药,就直接上最强最大剂量那种吗啡片,我发现后,想改回中等效能的,或小剂量型号的吗啡,也遭到患者家属的拒绝,他们不愿意试,而是直接拒绝,说“那个谁谁谁都是这样开的”。我能说医生开错药了吗?肯定不能,我说是药三分毒,吃药宜小不宜大,但他们想的只有疗效,“舒服”就行。甚至有的还取笑我的解释。
再说这个小孩,两岁,正常发育体重约12公斤,用药量按公斤体重是约是成人的1/5。但小孩未带来,属晚期癌症疼痛,究竟多晚?是体质尚好,还是卧床已经恶病质?肥胖还是消瘦,瘦骨磷峋?呼吸正常还是大腹便便腹水胀满,呼吸急促?嘴唇发红还是发绀?精神还是间或一轮?
吗啡是一种镇痛效果好,但呼吸抑制强的药物。成人使用量稍大都可能会头晕,呕吐,昏睡,甚至呼吸困难,窒息。香港某个明星前几年就是这样死的,美国的米高逊也是这样死的。
但成人呼吸道发育已经成熟——气管粗大(直径2.2cm),2岁小孩约为5mm,加上鼻孔小,舌头大,颈短,对于此药药量大点,使用不正确,非常可能就是一命呜呼,况且属于晚期病人。况且吗啡没有小儿用法,也就是说属禁忌用药。我亦查过全国的有关小儿癌痛用药,亦无提及,况且即使提到,也不能效仿,因为没有入教课书,没有入中华药典,官司就输。
那么,请问我该开多少给他呢?是一片药片瓣1/5给他吗?还是瓣1/10?家属会瓣吗?用指甲瓣吗?
儿科用药属儿科开具,当然,没有出现事故倒也无所谓,但谁愿意为你背锅?这个家属是被儿科忽悠过来的,说明儿科认为无法开具,所以忽悠。但家属完全看不出,而是说“儿科医生叫我来的”,“你现在又把我推向肿瘤科”,难道我是在推诿吗?从另一个我是为小孩负责好不好。
再说,肿瘤科很大,各类病人都有,他们有病房密切监管,他们定有这方面的用药经验,我怎么就变成了推诿了?
我不笑,我要被他气死吗?如果你不懂,是否应该聆听一下医生的解释?难道道听途说比专业医生强?
本帖最后由 zq5566 于 2020-10-18 18:21 编辑

其实我们各位看官都是“第三方”,如果在评论前能从双方当事人的角度去看问题,那里面的种种争拗就不会出现。病孩父亲的焦急、绝望令人同情,但在现时的社会环境和医疗制度之下当事医生也很无奈,他已做出符合现时医疗制度的操作流程。从另一个角度看,我反而觉得当事医生很诚实,如实描述出自出己当时的心理活动。从医者是见惯生死的职业,这一点就与我们普通人大大的不同。我对病患父亲同情,但亦理解当事医生的行为,凡事不求尽如意,但求无愧于心。
返回列表 发帖
您未登陆,无法回复!请点此处进行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