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您未登陆,无法回复!请点此处进行登陆!

究竟谁在忘记英烈?

究竟谁在忘记英烈?

有人建议红军长征,要写入九年义务教育的教材中去、要年年讲、月月讲。改革开放后的许多中高级执政官员,都没有深刻学习过中国工农红军的在长征路上受了多少苦、牺牲了多少优秀的中华儿女?所以他们忘记了历史,在糖衣砲弹面前倒下了多少党、政、军高级官员、及将领一一一白云。
万里长征,每300米一具尸体……静静的看完,细细的体味!很感动,很震撼! [玫瑰]《我辈绝不可忘却的过去》[玫瑰] [嘴唇]陈树湘当时28岁是红34师的师长,红34师是断后部队。红军长征路上遭遇了一场最惨烈的战役——湘江血战, 那一战红军差一点全军覆没。红34师本来已经到了江边,但为了掩护大部队过江,返身又扑进了敌人的包围圈,最后全军覆没,陈树湘也因为腹部被手榴弹炸伤而被俘。他被抬在担架上连夜送去报功,路上,抬担架的士兵突然觉得脚下一滑,旁边的人打着火把一看,在场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年仅28岁、黄埔二期毕业的陈树湘竟然用手把自己的肠子拽出绞肠而死。 董振堂如果活到解放,至少是开国元勋,因为他当时已经是军团长,和林彪、彭德怀平起平坐,可惜他在西路军的战役中壮烈牺牲。
长征路上的一天,陈慧清突然要生孩子了。早不生晚不生,偏偏在一场激烈的突围战刚一打响时要生了,而且是难产。当时陈慧清疼得满地打滚,身边没有一个医护人员,只有几个红军小战士。仅仅1公里以外,董振堂正率领战士拼死作战,眼看着顶不住了,董振堂拎着枪冲回来问:到底还有多少时间能把孩子生下来?没人能够回答。于是董振堂再次冲入阵地,大声喊道:“你们一定要打出一个生孩子的时间来!”结果战士们死守了几个小时,硬是等陈慧清把孩子生了下来。 战斗结束后,一些战士经过产妇身边时都怒目而视,因为很多兄弟战死了,但董振堂又说了一句足以载入史册的话:“你们瞪什么瞪?我们流血和牺牲不就是为了这些孩子吗?”
80年前,在那样的情形下,一个军人说出这句话,这样的情怀你能想象吗? 我在想:我们缺故事吗?我们不缺;我们缺英雄吗?我们不缺。只是没人给孩子们讲这些,我们的孩子们不知道这些故事,也不知道80年前这些军人曾经付出了什么。
朱德元帅,大家知道朱德在加入中国共产党以前是什么人吗?我最近刚刚去云南陆军讲武堂参观,那里有一张照片,早年的朱德穿着裘皮大衣、绫罗绸缎,留着大八字胡,他当时是云南陆军宪兵司令部司令,中将军衔,要枪有枪,要兵有兵,要钱有钱。但朱德抛弃了这些荣华富贵,就是要加入中国共产党,重新开始一番艰苦卓绝的事业。一开始,朱德要加入中国共产党还碰了壁,陈独秀对他说:对不起,旧军人我们不要。朱德远赴千里之外,在德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朱德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最后起义部队在广东潮汕的汤坑被打散了,周恩来、叶挺、贺龙等人坐船离开了,朱德带着后卫部队去找主力,遇到一群残兵。当时有人主张各奔东西,但朱德把剩下的2000人拢在一起,带领大家继续革命,到最后只剩下800多人上了井冈山。在这800人中,就有后来立下赫赫战功的林彪、陈毅、粟裕等人。毫不夸张地说,这800人,就是后来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的基本班底。 长征一共穿越了中国15个省区,翻越了20多座崇山峻岭, 走过了30多个急流险滩;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一共遭遇了 400多场战斗,平均每3天就发生一场遭遇战。但即使如此, 红军依然保持着平均每天25公里的行军速度。所以说,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一次不畏艰难险阻的远征。它成为世界军事史上的三大远征之首。 为什么美国军人直到今天都对中国军人充满着敬畏和好奇?因为他们发现,60多年前的那场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一大批师团级将领都经历过长征,所以他们得出一个结论:长征锻造出中国最强悍的一代军人!
再来看一组数据。长征是付出巨大的牺牲换来的:长征出发的时候,红军一方面军 86000人,最后到达终点时不到7000人;红四方面军出发时有10万大军,最后零零散散到达终点的不过3万人。
1995年王平将军讲起过这个故事。当时大部队已经过了草地,突然彭德怀来找他,说还有一个营的部队没有到,让他回去找。王平带着警卫员走到班佑河边时, 正是黄昏,玫瑰色的夕阳挂在天边,他远远看见几百个红军小战士背靠着背在睡觉,他当时勃然大怒,走过去就推那些小战士,谁知推一个倒一个, 700 多个红军小战士再也经不起体力透支、饥寒交迫,在睡梦中全部死去了。王平将军讲到这里时老泪纵横,他说: “你知道那天有多安静吗?鸟都不飞,鸟都不叫。我把他们一个个放平,他们还都是一群孩子呀!”
还有一组数据。红军军团长一级的平均年龄为25岁,一线作战的师团级干部平均年龄为 20岁,14岁到18岁的红军小战士占60%。所以,长征还是历史上罕见的青年血脉贲张的历史事件。那一代年轻人虽然不像我们今天这么富足、这么安宁,但是他们背负着光荣和梦想,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核心脊梁。我们虽然成不了英雄, 但可以成就英雄的梦想。
在这一路上,我依然能感受到长征的影响在今天的延续。
纪念长征81周年,更要缅怀的英烈。
4

推荐度

本文地址: http://www.zqsx.net/bbs/viewthread.php?tid=626494 复制
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么?12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别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了每人的两只脚,长驱2万余里,纵横11个省。请问历史上间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么?没有,从来没有的。长征又是宣言书。它向全世界宣告,红军是英雄好汉,帝国主义者和他们的走狗蒋介石等辈则是完全无用的。长征宣告了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围追堵截的破产。长征又是宣传队。它向11个省内大约两万万人民宣布,只有红军的道路,才是解放他们的道路。不因此一举,那么广大的民众怎会如此迅速地知道世界上还有红军这样一篇大道理呢?长征又是播种机。它散布了许多种子在11个省内,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将来是会有收获的。总而言之,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谁使长征胜利的呢?是共产党。没有共产党,这样的长征是不可能设想的。中国共产党,它的领导机关,它的干部,它的党员,是不怕任何艰难困苦的。谁怀疑我们领导革命战争的能力,谁就会陷进机会主义的泥坑里去。长征一完结,新局面就开始。直罗镇一仗,中央红军同西北红军兄弟般的团结,粉碎了卖国贼蒋介石向着陕甘边区的“围剿”,给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很讨厌苏联这个国家。
同样是差不多的年龄,老一辈在长征。香港很多年轻人却搞港独想分裂国家

这就是差距
私欲打开后就再难收回了。当金钱被推到至高无上后,人们只学习马X,刘XX等的金钱代表人物。
睇相佬只睇靓女手相、面相。
成王败寇,历来如此
我当年只记得一句:  长征是播种机
要和平,以和为贵。
加猪油能发电的话语历历在目。
那时候旧社会很多的上层还想拯救这个社会,民族。所以起来革命。现在的上层很多只想维护自己的好日子。
大问题暂时不说,就说肇庆本地,楼主有时间查下星岩的墀牛岗,现在搞成游乐场,实属脑残。
12# zqtelsun


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哪里是抗日64军的军人墓地??
13# lhj808

陆军第六十四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 (2015-12-10 20:44:31) 转载▼

标签: 粤军64军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抗战阵亡将士墓分类: 广东·肇庆

鷹崵图/文








肇庆七星岩,风景旖旎、游人如鲫。七座石灰岩山峰分布在碧波如镜的星湖之上,宛如七星并峙,柳荫湖堤襟带其间。与石室岩一水之隔,有一座名为犀牛岗的丘陵。岗上除了已关门歇业的星岩宾馆,还曾有一个六十四军坟场。对于后者,即便是上了些年纪的当地人也未必清楚其掌故,倒是早年星岩宾馆人去楼空,犀牛岗上更形鬼影幢幢,怪力乱神的故事甚嚣尘上。

军史述略

犀牛岗六十四军坟场,是六十四军为安葬在兰封、武汉、桂南及其他战役中捐躯的本军将士遗骸和骨灰所修建。

六十四军是粤系部队,其渊源为陈济棠治粤时期的李汉魂独立第三师。1936年陈济棠下野,广东通电拥护南京中央。继掌广东军政的余汉谋将粤军改编为一五一至一六〇十个师,其中的一五五与一五六师,即为日后六十四军的基干部队。

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将李汉魂一五五师与邓龙光一五六师合编为六十四军,李汉魂出任军长。不久,邓龙光出任第八十三军军长,一五六师一度调归第八十三军建制,新建的一八七师则拨归六十四军。

1938年初,一五六师由邓龙光率领参加南京保卫战,一五五、一八七两师则由李汉魂率领,参加了兰封、武汉会战。武汉失陷后,六十四军回防广东,成为防守西江的主力,同时也承担支援邻近战区的任务。嗣后,邓龙光接任军长,一五六师回归六十四军建制。

1939年底,六十四军参加桂南会战。会战结束后,六十四军奉调回防西江,在肇庆设立军部。直至1944年,日军进占西江,六十四军撤入广西,其后参加桂柳会战。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六十四军奉命到广州湾(今湛江)受降。

老兵回忆

1942年春,六十四军副官处吴处长主持在犀牛岗修筑阵亡将士坟场。坟场竣工后,军方曾设水陆道场,隆重致祭。

原六十四军一五五师老兵余志峰,在《六十四军坟场的回忆》一文中详细记录了坟场被毁前的原貌——

坟场依山而建,一条宽三米的水泥石阶直通岗顶,路上苍松夹道、绿树成荫。山腰处有一座水泥牌坊题刻“流芳百世”,题字者为时任军长陈公侠。山腰与山顶之间,还有一座牌坊刻有“浩气长存”,为当时的国府主席林森所题。牌坊两边方柱则镌刻蒋介石的题字:

“以碧血存令节,以丹心存令名,不愧七尺昂藏顶天立地;
为国家尽大忠,为民族尽大孝,赢得千秋景仰继往开来。”

山顶矗立着一座高约二十米混凝土结构的 “陆军第六十四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碑体座北向南,四周有铁索环绕,落款“第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邓龙光拜题”。

在纪念碑右方约三十米处,是三十五集团军少将参谋长黄飞军的半圆形水泥墓,旁边还有在粤北、桂南战役中阵亡的一五六师、一五五师少校营长唐锦胜、关达璋的土坟,周围的山坡满布大大小小的坟茔……

旧照留影

如今,犀牛岗上绿树成荫、幽深寂静,一条水泥石阶直通岗顶。岗顶前的一行铁网,将整个山体分隔为游览区与员工通道,网外员工通道的一旁,是早已废弃的星岩宾馆。星岩宾馆兴建于上世纪50年代,进入2000年后因经营不善遂至歇业。山岗上还有一些尘封多时的康乐配套设施,依稀可以想见当年宾客云集的盛景。曾经屹立于此的六十四军坟场,终究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笔者辗转从高要市政府存档中查得六十四军坟场的老照片,得以勾勒出坟场当年的原貌。



一张牌坊的旧照显示,坟场纪念碑前的牌坊横额上书“忠灵永奠”四字,左右坊门顶额各书“尽忠”、“报国”。牌坊正门左右门柱,一侧依稀可见“碧血”、“令节”、“以丹”、“尺”,一侧还能辨别出“忠”、“民族大”、“千秋”等字,应该就是前述蒋介石所题挽联。





另一幅全景旧照,则清楚显示出公墓主要建筑的坐落与朝向。凭借照片结合实地观察可知,当年的纪念碑应在今星岩宾馆主体建筑一带,墓道并非现在一般以为的星岩宾馆前登山石阶,而是由现时桂花轩附近为其起点,拾级而上直至岗顶。至于照片中“忠灵永奠”与余志峰忆述中“浩气长存”的出入,究竟是余氏的错记,抑或是横额曾经被改换,以现存资料还无法确切稽考。

历史沧桑

上世纪50年代,犀牛岗周围还是一片水患频仍的低洼土地。彼时,政府发动群众,对七星岩周边实施平整土地、植树造林。六十四军坟场在工程范围内,难逃被铲除的厄运。造化弄人,原六十四军老兵余志峰参加了这次义务劳动,亲历了拆毁坟场的过程:

“我们参加这次义务劳动的人,在领队布置任务后便分头行事。先是将全部坟头铲光,再将墓穴的骸骨与骨灰挖出,并运到山上的黄茅裹草荆棘丛生的浅坑抛弃,盖上浮土。先前满目凄凉的墓地,经过一番人力平整,成了一片空旷平坦的广场。”

其后,这片经过修整的土地上建起了工农业展览馆,后来又改建为星岩宾馆。宾馆停业后,原址长期闲置,尘封的老旧建筑与周边环境恍若隔世,如同一个光怪陆离的存在。六十四军坟场就这样成为一段湮灭的历史。




近年,肇庆媒体对六十四军坟场遗址的关注度持续升温,2012年,市政协委员何金培还发起复建公墓的提案,但由于城建变迁、史证不足等原因而未被采纳。

2015年的仲夏,我在雨中重临六十四军坟场故地,寻找墓道原本的所在。周边山水形势依然,山岗上荒烟漫草、昆虫乱飞的景象,一如老兵的忆述。山腰处的游乐场正在围蔽施工,处处泥泞满地。我踏过长满苔藓的湿滑小径,躬身在地上插上点燃的香烟。此间,犀牛岗的丛林中云收雨歇,低沉的雷鸣与潺潺的水声久久不绝。

现在的人还有人知道红军吗?有人会把英雄当偶像吗?包括所有党员干部,机关单位公务员以及教育系统,专家教授等!
8# 波海楼 你为什么总能说出重点
卫青,霍去病,陈汤,班超,祖逖,冉闵,张巡,郭子仪,狄青,宗泽,岳飞,韩世忠,吴玠,虞允文,辛弃疾,文天祥,于谦,戚继光,阎应元,李定国,张煌言,郑成功,林则徐,左宗棠,冯子材,邓世昌......
田间再出华盛顿。造福人群是真命。此人原是紫微星。定国安民功德盛。执中守一定乾坤。巍巍荡荡希尧舜。
抗日战争牺牲了多少军人?
返回列表 发帖
您未登陆,无法回复!请点此处进行登陆!